你的位置:主页 > 最新活动 > 一个省和一只鹤的互相成就

一个省和一只鹤的互相成就

admin 发布于 2022-01-14 23:01   浏览 次  

  11月30日,两只白鹤在南昌五星白鹤保护小区的湿地嬉戏。新华社记者周密摄

  一条迁徙线路,将江西与一只鹤的命运紧密联结在了一起。寒冬挡不住全球98%以上的白鹤跨越万水千山,飞临鄱阳湖。据12月份最新统计,鄱阳湖区共监测到越冬白鹤4200余只,为历史第二高

  从“人鸟争食”到和谐共处,从捕鸟到护鸟,从“包袱”变财富……江西成就了白鹤家园,白鹤同样在成就江西

  白鹤,地球上生存了6000万年的“活化石”,全球种群数量4000余只,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危物种。

  一条迁徙线路,将这个省与一只鹤的命运紧密联结在了一起。白鹤原有东、中、西三条越冬迁徙路线,如今只剩下飞往鄱阳湖的东方之旅。

  “羽毛似雪无瑕点,顾影秋池舞白云。”寒冬挡不住全球98%以上的白鹤跨越万水千山,飞临鄱阳湖。据12月份最新统计,鄱阳湖区共监测到越冬白鹤4200余只,为历史第二高。

  从“人鸟争食”到和谐共处,从捕鸟到护鸟,从“包袱”变财富……这是记者在鄱阳湖畔听到的关于江西与白鹤的故事。

  南昌高新区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外国游客在观看候鸟(12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周密摄

  为破解湖区“人鸟争食”矛盾,江西连续8年实施鄱阳湖湿地生态效益补偿项目,累计投入补偿资金1.87亿元,将老百姓的损失“补”回来

  正值隆冬,鄱阳湖畔的上饶市余干县插旗洲传来消息,一片千亩稻田吸引了数千只白鹤驻足。

  为让候鸟安心栖息,当地农户专门预留了1000亩稻田不予收割,作为鸟群的“口粮”。这个“候鸟食堂”生意火爆,鸟啼声不绝于耳。湖区群众甚至刻意将鸡鸭圈养,不让家禽与白鹤争食。

  “为鸟留食”折射出湖区群众对候鸟的悉心关爱。就在几年前,当地人还在为如何驱赶鸟儿,保护农业收成而烦恼。

  “11月候鸟南归的时节,也恰好是水稻成熟的季节。鸟儿长喙一划拉,一整株水稻就被吃得干干净净,就算有吃剩的稻株也被踩坏了。”66岁的插旗洲村民张富根种了几十年水稻。他说,过去为了从“鸟口”抢食,周边一些农户被迫在水稻只有七八分成熟的时期就收割。为保住收成,一时间,一场“赶鸟大赛”在村庄拉开帷幕。

  放鞭炮、敲锣、鸣笛、砸铁门、扎稻草人……每当候鸟靠近,稻田边就响起各类震耳欲聋的声音。外人还以为村庄在庆贺丰收,村里人却道自己在“保卫”丰收。候鸟曾是插旗洲最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

  “爷爷,老师今天教我们,候鸟是人类的好朋友。爱护鸟类,人人有责。”张富根刚上小学的孙女张语微认真地说,她参加了学校“小手拉大手”活动,和爷爷一起爱护候鸟。

  村干部也积极上门宣传,劝张富根把稻田不收割留给候鸟,并表示当地政府会按照稻谷市场行情进行相应生态补偿。张富根家靠200多亩稻田获得了20多万元补贴。此外,他还通过应聘选拔,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为“面朝蓝天观候鸟”的护鸟员。

  “既要算生态账,也得算经济账,老百姓保护生态的同时,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南昌市新建区南矶乡党委书记夏祖冠说。鄱阳湖南矶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探索推进“点鸟奖湖”,采取“智慧管湖”“以田补湖”等组合保护管理模式,将老百姓的损失“补”回来。

  为了破解湖区“人鸟争食”矛盾,作为建设生态文明试验区的一项探索内容,江西连续8年实施鄱阳湖湿地生态效益补偿项目,累计投入补偿资金1.87亿元,对因保护湿地和候鸟而遭受农作物损失的群众进行补偿,受益人员达37.06万人次。

  如今不仅是白鹤,越来越多鄱阳湖“老居民”正在回归:大规模刀鱼群、珍稀鱼类鳤、绝迹20余年的颌针鱼……生物多样性持续恢复,鱼跃鸟飞、穿梭游弋的情景得以重现。鄱阳湖,正成为名副其实的生态“宝地”。

  摄影爱好者在南昌高新区五星白鹤保护小区拍摄候鸟(2020年12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万象摄

  “候鸟经济”不仅催生出诸多新业态,有的传统营生也在“生态+”的加持下绽放出新活力

  “目前找我预约观鸟的游客订单已经排到2023年,还不断有人线上询价。”毕业后就在江西工作的导游安凯祥,近年迎来了一次职业转型,在国际导游的名牌上,贴上了职业“鸟导”的标签。

  随着鄱阳湖在国际上知名度不断提升,专门慕名前来观鸟的外国游客日益增多。截至目前,安凯祥已带领超过2000位各国鸟类爱好者和科研人员旅游观鸟。

  “不少外国游客表示很羡慕,鄱阳湖连白鹤这类珍稀候鸟都有这么多!他们回去后撰写的观鸟报告又成为免费的‘生态广告’。”安凯祥语气中洋溢着自豪,他说,背鸟类专有名词、了解候鸟习性已成为当地导游圈拓展业务的新风尚,职业“鸟导”市场方兴未艾,甚至有的老乡都能说几个带着乡音的外语词汇。

  “候鸟经济”不仅催生出诸多新业态,有的传统营生也在“生态+”的加持下绽放出新活力。

  位于鄱阳湖核心区的九江市永修县吴城镇,“90后”姑娘范萍萍2016年在镇上开了间农家乐。她说,起初生意并不算好,随着吴城镇作为“中国候鸟小镇”逐渐被人们熟知,当地依托鄱阳湖自然生态资源优势打造品牌。

  寻着候鸟足迹聚集而来的“候鸟型”游客多了起来,范萍萍也乘上了观鸟旅游产业的春风。“如今我家小店一年利润能达到15万元左右,生意愈发红火。”她眯缝着眼笑道。

  据统计,2021年前11个月,吴城镇游客数量累计达83万人次,是2016年全年的4倍有余。好生态催发强大“消费引力”,观鸟者为尽可能贴近候鸟,吃农家饭、睡农家铺,也会找熟悉鸟情的老乡带路寻鸟……懂鸟护鸟成为湖区群众敲开“致富门”的一把钥匙。

  “如今做护鸟员的工作要比以前辛苦些,湖边村庄都能靠‘颜值’吃饭,游客络绎不绝,我常常周末还要加班。”鄱阳湖南部、余干县插旗洲57岁的护鸟员卢定球带笑“吐槽”。这个岗位每个月能为老卢带来3500多元的稳定收入,让他告别了种田捕鱼“看天吃饭”的日子。

  令人意外的是,“护鸟人”老卢曾经也是“赶鸟人”。彼时,候鸟对湖区干部和群众而言宛如一个沉重的“包袱”。老卢解释说,对曾经的湖区村民而言,候鸟放着不管会破坏庄稼农田,抓捕猎杀会触犯相关法规条例,让他们十分为难。

  “那时湖区的老表打鸟并不算什么新鲜事。”时任九江市永修县涂家埠贮木场场长的王业生,是筹建江西省鄱阳湖候鸟保护区的“元老”之一,他回忆说,趁着夜色,偷摸着出来打鸟的人将鸟铳排成一排,用燃香拧成“火把”来回晃动,一旁栖息的候鸟受到惊吓便聚在一起,鸟铳“嘭”的一声,鸟儿就遭殃了。

  王业生和同事每天要在夜间巡逻,随时可能面对手持猎鸟武器的老乡。家人们担心他的安危,常劝他“意思一下就行,莫要多管”,何必要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时间做出了解答。1983年,江西省鄱阳湖候鸟保护区正式成立,1988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并更名为“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生态环保理念深入人心,绿水青山“变现”,白鹤“衔”来生态流量,让护鸟“包袱”变成生态财富。坚守绿色发展共识的湖区百姓终于迎来“绿”与“利”的双赢。

  2019年,白鹤从570多种鸟类中脱颖而出,被确定为江西“省鸟”。2021年11月,江西通过《江西省候鸟保护条例》,设置白鹤保护专章

  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鄱阳湖滋养的江西,一直求索人与鸟的“相处之道”。

  “我们这里,都不会去打扰白鹤。”近百岁高龄的爱鸟模范何绪广回忆起多年前与白鹤的点滴,依然难掩激动。

  他出生在鄱阳湖畔一个渔民家,听着各种鸟鸣长大,有科考队来考察白鹤,总找老何当向导。“科考队跟我说,它们是国家的宝贝,不打扰还不够,要主动保护。”1982年一退休,他就自发到鄱阳湖畔巡护白鹤。

  那年冬天,发生了盗猎100多只候鸟的大案子,老何知道后,心里刀绞似的,一宿合不上眼。第二天天一亮,就匆忙赶去林业局“报案”。“一定要严惩!”何老突然提高了声量。

  何绪广举报的事在湖区出了名。有人劝他享享清福,别操这份闲心。老伴也气得要把家门反锁,转念又奈何不了他那股执拗劲,松下口来。

  何老坦然一笑说:“保护候鸟是为子孙积福的事,能在有生之年做些事情,再苦再累我也心甘情愿。”年复一年,何绪广风雨无阻巡视在湖区,滩涂沼泽路难走,摔跤是常事,赶上候鸟越冬期,更是一两个月不着家。他还动员儿子加入巡护队,挨门挨户、挨船挨艇去宣传爱鸟护鸟的作用和意义。

  如今,保护区内再也听不见昔日的枪声,何绪广这才卸下担子来。再走进何老家时,他们早已搬离了寒风凛凛的湖边。但屋内洁白的墙砖上装点着的,依然是鹤的图样。

  耳濡目染之下,他的大儿子、二女儿和长孙也先后追随着他的脚步成了保护区的基层巡护员,一家三代四人“接力”成为“生态卫士”的故事,感召着越来越多人主动加入护鸟队伍。

  九江都昌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跃说,仅在都昌县就有五个护鸟组织,成员达上百人。

  鄱阳湖畔,鲤鱼洲头,一片藕田被白鹤“看上了”。成百上千只白鹤啄食莲藕,让农民犯了难。2017年,爱鸟人士周海燕发起“留住白鹤”倡议,众筹为白鹤“租下”这498亩藕田,建立五星白鹤保护小区,作为白鹤的“专有食堂”。

  留下白鹤的“胃”,就可留下它们的“心”。在这里,白鹤的婀娜姿态肉眼清晰可见。“最近不到20米,这里或许是人类离白鹤最近的地方。”周海燕说,白鹤与人距离的缩短,是人与候鸟信任关系的拉近。

  五星白鹤小区坐落于南昌高新区,在这个本该“产业先行”的特殊区域,经济开发为生态保护让了路。为扩展白鹤“舒适圈”,2020年,当地启动候鸟栖息地生态环境修复,将原有藕田扩大到约1050亩。

  实践证明,生态优先、绿色发展道路不光靠民间自觉,制度更是持续增进生态福祉的保障。

  江西在践行绿色发展、加强生态保护的过程中久久为功。20世纪80年代,600多名专家对鄱阳湖流域进行多学科综合考察,提出把三面环山、一面临江、覆盖全省辖区面积97%的鄱阳湖流域视为整体,以“治湖必须治江、治江必须治山、治山必须治穷”为治理理念推进“山江湖工程”,打造出一个“绿色生态江西”的雏形。

  2016年,江西被纳入全国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在生态文明建设中担负着先行先试,开创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态文明法律法规和制度体系的重要使命。

  白鹤选择了江西,江西亦选择用制度保护白鹤。2019年,白鹤从570多种鸟类中脱颖而出,被确定为江西“省鸟”。2021年11月,江西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江西省候鸟保护条例》,设置白鹤保护专章,首次在省级立法中专门规定对这一旗舰物种的特别保护措施。

  江西省林业局局长邱水文说:“白鹤是一种候鸟,江西敢于把它定为省鸟,不仅是江西老表对本地生态环境基础有信心,更重要的是对保护白鹤的栖息环境有决心,对让白鹤在鄱阳湖长久生存,保证生物多样性不断延续有底气。”

  近年来,江西统筹推进“五河两岸一湖一江”全流域治理,完成造林362.8万亩,修复湿地7.5万亩,生态优势不断巩固,白鹤栖息环境正在不断改善。

  “生态好不好,鸟儿先知道。”江西省生态学会秘书长戴年华说,鸟类是环境优劣的“生态试纸”。截至12月8日,鄱阳湖区共监测到越冬候鸟70.8万余只,创有监测记录以来新高。

  白鹤一度在全球范围内濒临灭绝。全球98%白鹤出现在江西鄱阳湖,成为一个生态奇迹,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江西成就了白鹤家园,白鹤同样在成就江西。白鹤一度在全球范围内濒临灭绝。全球98%白鹤出现在江西鄱阳湖,成为一个生态奇迹,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1985年,时任国际鹤类基金会主席乔治·阿基波考察鄱阳湖,考察团同中国鹤类工作者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共数出白鹤1350只。他们认定这里是当时世界上发现的最大的野生白鹤群。阿基波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奇迹!”

  因白鹤,江西不断联通世界。近年来,江西加快与海外的合作步伐,探寻建立白鹤全方位保护的长期合作机制。

  2021年12月8日,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俄罗斯克塔雷克国家公园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推进白鹤保护国际合作。俄罗斯克塔雷克国家公园是白鹤最重要的繁殖地之一,与鄱阳湖两地作为白鹤迁徙线路上的两个端点,其生态节律、食物组成以及保护措施等,都是白鹤及其他湿地水鸟顺利生存、繁衍的关键因素。

  俄罗斯萨哈(雅库特)共和国驻华代表安德烈耶夫说:“我认为两地就生态环保和白鹤保护领域已经开始了实质性的合作。未来我们将在环境保护与发展,以及鸟类保护、生态状况研究等领域的合作上继续发力。”

  如今,以鸟为媒,以湖为景,白鹤IP带着江西“飞”向世界。2021年12月12日第二届鄱阳湖国际观鸟周活动开幕,数十名外国使节来到鄱阳湖畔与白鹤“亲密接触”。

  “有幸在鄱阳湖亲眼看见了越冬的白鹤,十分震撼。”新西兰驻华大使傅恩莱说,“听说江西高质量发展的一个关键指标是鄱阳湖候鸟数量的持续增加,这是一个很好的衡量标准。”

  “鄱阳湖流域全覆盖生态补偿机制”“‘多元合一’生态管护员制度”“赣湘两省‘千年鸟道’护鸟联盟”……江西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35项改革经验,诠释了江西践行“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体”理念的生动内涵。

  新加坡驻厦门总领事吴俊明说,系统治理的鄱阳湖流域生态,为促进国际生态环境保护和维持生物多样性搭建了很好的平台。

  “生物育种知多少”系列直播④“农业黑科技”来了!生物育种“魔法”如何实现?

  2021年底,南京出台了《南京市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实施方案(2021—2023)》,提出“到2023年全市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明显提升,规上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比例达70%”的总体目标。

  签署“国家小麦技术创新中心(筹)共建单位合作协议”“科研合作与研究生培养战略合作协议”;设立“全国粮食安全宣传教育基地”“‘一带一路’国际生猪产业科技创新院”……近日,在郑州举行的“工程科技战略高端论坛暨第六届黄河论坛”上,中国工程院一系列实招,助力农业大省河南的农业工程技术创新。

  2021年12月16日,在中国石油辽河油田重大专项及揭榜挂帅项目阶段检查(年度验收)会议上,钻采工艺研究院专家张子明率队研发的水平井低成本体积压裂项目获得评委一致好评,该项目通过低成本技术和市场化运作相结合,将辽河油田“沈232块”压裂成本降低32%,“河21块”压裂成本降低26%,企业取得良好效益。

  既建成外观惊艳、功能齐备的“实体速滑馆”,也要建成智慧示范、服务长期发展的“数字速滑馆”。记者近日获悉,历经多年科研攻关,国家速滑馆“冰丝带”正式建成智慧场馆。基于“超级大脑”等技术,场馆在硬件运维、服务保障方面呈现诸多科技亮点。

  智慧公车、智慧消防……谈起年度“小目标”,哈尔滨海邻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利用射频识别及区域精准定位等核心技术,取得了一系列新探索,并于入选黑龙江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就在这张订单完成之前,北京经开区作为全球首个网联云控式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率先在60平方公里范围内开展了全国首个自动驾驶车辆商业化试点服务。并对百度Apollo和小马智行颁发了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业化试点首批许可证,这标志着国内自动驾驶从测试示范迈入商业化试点探索的新阶段,自动驾驶开始融入大众生活。

  背起行囊,拿上一把弯刀,一行人向苍莽的大山深处走去,远方就是连绵雪山。他们是大熊猫国家公园四川片区大邑管护总站的巡护队员,常年在山林穿行,一天跋涉二三十公里是常态,人送他们外号“草上飞”。

  外表分毫不差的机械配件,过一下手就能知道合格与否——在最基础的钳工岗位上,陈军已经干了三十年。疫情期间,技术精湛的陈军和他的“工人先锋号”迎来了“高光时刻”。

  前不久,得知自己获得“李四光地质科学奖”后,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地球科学学院教授李三忠第一时间把喜讯告诉了已年近八旬的父亲。他的父亲说:“你与李四光虽从未谋面,却一路受他鼓舞。”

  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美国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甚至11月就在美国传播,也发现了新冠病毒破坏肺部原因:包膜蛋白“劫持”连接蛋白促进病毒传播。

  2021年,俄罗斯研制和生产的4种新冠疫苗(腺病毒疫苗“卫星-V”、合成疫苗EpiVacCorona、灭活疫苗Kovivak、“卫星-Light”)已投入大规模接种。在腺病毒疫苗“卫星-V”基础上研发的鼻喷式疫苗正在试验阶段。

  据介绍,自2021年3月开展以来,该行动已成立教学网点4000多个,培训老年人120余万人次,以实际行动帮助老年人“翻山越岭”,跨越数字鸿沟。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于1月1日生效。RCEP实施首周(1月1日至1月7日),广州海关在辖区7地市(广州、佛山、河源、云浮、韶关、清远、肇庆)共签发RCEP原产地证书79份,涉及货值约3073.2万元人民币;认定经核准出口商8家,相关经核准出口商共出具原产地自主声明7份,涉及货值396.7万元人民币。

  截至1月7日23时,南水北调东、中线亿立方米,其中,中线亿立方米,东线一期工程累计调水入山东52.88亿立方米。

  新年伊始,西藏自治区科技创新园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一期工程在拉萨柳梧新区破土动工。该项目旨在打造西藏首个集全链条孵化基地、科技人才培养中心、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和大学生见习基地为一体的科技创新园区。

  1月7日,世界首艘140米级打桩船“一航津桩”交船仪式在江苏南通顺利举行。该船是全球桩架最高、吊桩能力最大、施打桩长最长、抗风浪能力最强的专用打桩船,为我国水工建设领域再添一座“大国重器”。

  国内首台燃料电池智能雪蜡车,全国首座高速公路加氢站,首个港口加氢站建设启动……这是“氢进万家”科技示范工程(以下简称“氢进万家”)实施近一年来,交出的阶段性成绩单。

  上海市卫健委透露,至2021年12月底,上海新冠核酸检测申请近5863万人次,在缓解检测机构现场人流压力、降低战疫成本的同时,筑牢了疫情防控底线项节能低碳国家标准外文版发布

  强制性能效标准是规定用能产品、设备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低能源效率要求的节能标准,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供有力支撑。

  海南自贸港2022年度第一批建设项目6日集中开工,共开工项目142个,总投资373亿元,其中产业项目49个,总投资244亿元,占项目总投资的65%。。

最多关注
  • 今日
  • 本周
  • 年度